直通屏山|福建|時評|大學城|臺海|娛樂|體育|國內|國際|專題|網事|福州|廈門|莆田|泉州|漳州|龍巖|寧德|南平|三明
您所在的位置:東南網 > 西岸時評> 最新原創 > 正文

“教師管教權”何以淪為紙上權利?

2019-06-17 08:01:44?維揚書生?來源:東南網  責任編輯:孫勁貞   我來說兩句

今年4月,廣東省司法廳公布《廣東省學校安全條例(送審稿)》,其中明確:學校和教師依法可以對學生進行批評教育,甚至采取一定的教育懲罰措施。此條規定再次引發輿論關于教師如何管教懲戒學生的熱議。諸多教師和家長認為,應該“將戒尺還給老師”,但必須在依法依規的前提下,并且細化相關規定,明確管教權的邊界和限度。(6月16日《法制日報》)

在傳統印象中,教師的形象從來和戒尺密不可分。然而,當有媒體鼓勵“將戒尺還給老師”并呼吁教師管教權時,教師們為什么說“你敢給,我可不敢接”?

作為一線教師,筆者以為教師之所以“不敢接”戒尺,主要有兩個原因:

一是教育主管部門并未出臺具體細化的“戒尺”使用辦法,沒有明確管教權的邊界和限度。也就是說所謂“教師管教權”至今還懸在空中。2017年2月,青島市頒布的《青島市中小學校管理辦法》明確:“中小學校對影響教育教學秩序的學生,應當進行批評教育或者適當懲戒”。可是青島此項立法嘗試一年多后,當地教師在實踐中依然對“適當懲戒”心有疑慮,敢于行使懲戒權的教師寥寥無幾。法是立了,后續的執行細則卻千呼萬喚不出來,一線教師在懲戒學生時很難把握好度,懲戒輕了,達不到教育效果,懲罰重了,又擔心被認定為體罰學生,誰還敢大膽懲戒學生呢?

二是家長對“教師管教權”并不認同。報道中提到的一位學生家長李超的觀點就很有代表性:“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在學校里被老師體罰,可是也不希望當他犯錯的時候,老師不問不管。”家長一方面希望教師管教自己的孩子,一方面又不希望教師對孩子進行適當懲戒。筆者就曾經多次聽到家長說,孩子長這么大,他從來沒有動過孩子一根指頭。這么一來,教師能夠對學生進行的教育就只有語言批評了,因為哪怕是罰站、用戒尺打手心,都會被家長認定為體罰。

試問,在這種語境下,教師還敢懲戒學生嗎?特別令人心酸的是,每當遇到家長和教師因懲戒學生發生糾紛時,不少校長和教育主管部門往往為了息事寧人而一味遷就家長,這一做法更讓許多教師寒心,好心管學生,最后卻落得里外不是人,教師怕家長來學校鬧,怕因為懲戒學生給自己職業帶來風險,因為不能管,導致不敢管,最后干脆不想管。近年來各地校園欺凌案件頻發,某種程度上也與教師缺乏懲戒權有著很大關系。

懲罰是對學生過錯行為的一種否定和強制性糾正,是在學生身心完全能夠承受的前提下采取的教育措施,是一種常規的教育手段。無數事實證明,沒有懲罰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,教育不能濫用懲罰,但也不能沒有懲罰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“將戒尺還給老師”是強化學生教育的必要手段,教育主管部門還要制定一整套嚴密細致的執行細則,嚴格區分懲戒和體罰的界限,這樣,“教師管教權”才能落地生根,不會淪為一種紙上權利。(維揚書生)

打印 | 收藏 | 發給好友 【字號
更多>>視頻現場
更多>>大學城酷圖
今日熱詞
更多>>福建今日重點
更多>>國際國內熱點
  • 新聞圖片
更多>>娛 樂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三天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 | 網站地圖 | 網站公告 | 法律顧問
國新辦發函[2001]232號 閩ICP備案號(閩ICP備05022042號)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:35120170001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閩網文〔2019〕3630-217號
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(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/移動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)證號:1310572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(閩)字第085號
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(閩)字12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閩B2-20100029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(閩)-經營性-2015-0001
福建日報報業集團擁有東南網采編人員所創作作品之版權,未經報業集團書面授權,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傳播
職業道德監督、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1-87095151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全國非法網絡公關工商部門舉報:010-88650507(白)010-68022771(夜)
3d组三遗漏